第一百零六章 剑中之灵

作品:《天机剑曲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爱中文] http://www.52zw.com 更新最快!

    最快更新天机剑曲最新章节!

    室内之人同时悚然一惊,下意识神识扫向门口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目光投向门外时,却发觉外头不知何时竟立着一人!

    “萧先生?!”邵珩第一个察觉到异样,也第一个认出了门外之人。

    萧卓一身朴素之极的青布衣衫,双手背负身后,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屋内诸人。

    “叔父!”萧毓第二个反应过来,上前一步走到门旁道:“您不是去了存微山么?”

    其余人也纷纷起身朝萧卓行礼。

    萧卓看着萧毓,又看了看其余人,眼中浮起一丝有些捉狭的笑意道:“我若不回来,也不知家中被你折腾得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萧毓脚步却是一顿,眼中闪过一丝奇异。

    自打萧卓出现后,邵珩心头那一抹怪异的情绪就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此时,看着眼前那个青衫萧卓面上神情竟前所未有的和蔼亲近,以及那种微微轻佻的语气,邵珩一个箭步上前将萧毓揽回,将之挡在身后道:“此人不是萧先生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石爷爷、胡婆婆和宁青筠同时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沈元希反应最快,衍阳仙剑“铮”的一声飞出,如一轮烈日般袭向那青衫“萧卓”。

    那人顶着萧卓面容,微微一笑,脚下不紧不慢地一点,身影模糊了一瞬后就翩然至了谷中。

    石爷爷、胡婆婆一马当先将那人一前一后拦住,邵珩等人纷纷而出,警惕地围成一圈。

    这个人悄无声息地突破昆仑罡风以及萧卓本人布下的阵法,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众人屋外,连石爷爷和胡婆婆也未曾惊动分毫。

    更甚者,当邵珩厉喝之后,所有人下意识以神识查探,也未曾发现多了这么一人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邵珩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此人容貌虽然和萧卓一模一样,但是姿态气质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先前未开口时,面无表情之下倒无法分辨,一开口就与真正的萧卓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萧卓性情桀骜,为人骄傲,普天之下能入他眼中的不过寥寥。是以他身上自有一种睥睨一切的傲气,语气更是坚定铿锵,绝对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轻佻之感。

    邵珩与萧卓虽只两面之缘,但当初萧卓横空而来的一剑在邵珩心中印象十分深刻,是以他立时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而萧毓身为萧卓侄女,也深知叔父脾性,故而也意识到此人并非真正萧卓。

    石爷爷、胡婆婆、宁青筠三人对萧先生的尊重盖过其他,经过邵珩两次提点也开始意识到不对。

    “哟!这么大阵仗?”青衫人语气有些诧异,面带笑容地道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邵珩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:从对方易容到萧卓是不是还有一个兄弟,从此人究竟如何进谷到假扮萧卓截杀各世家的真正凶手等等。

    直到萧毓犹豫了半响,语气极其不肯定地道:“你是……青华剑灵?”

    那青衫人闻言笑着拍了拍掌道:“还是大侄女儿聪明!”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萧毓神情微松,但面上讶色依旧未去:“你……叔父他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见萧毓支支吾吾,笑道:“怎么?侄女儿是想问你剑灵叔叔什么时候可以出来行走的,还是想问为什么我和你叔父长得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邵珩手中天机剑微微放下,看着萧毓,目光中有征询之意。

    很显然,就算萧毓有所猜测,但此时她也依旧疑心未去。

    青衫人看着萧毓和宁青筠道:“唔,这莫不是青丫头?果然出落成大美人了。想当初,侄女儿还有青丫头拿青华剑玩耍时,又是火烧又是水浸,差点没把你剑灵叔叔我给折了。呶,那菁木底端不都还有道口子么?咦?这树怎么开花了?”

    青衫“萧卓”语气轻松地数落着萧毓幼时的事迹,待看到菁木开花后惊了一惊,面上闪过一丝凝重,忽而停止了叨叨。

    萧毓、宁青筠听那人提起过去,玉面纷纷一红。

    只是,宁青筠目有疑惑,萧毓却神情完全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真是剑灵叔叔。我说呢,怎么可能有人能不惊动摇姑姑穿过阵法来到谷内。我只是没想到,剑灵叔叔如今已可自由行动了。”萧毓说着,又替其他人解惑。

    萧卓随身佩剑青华剑,亦是一柄沉睡于昆仑山多年的仙剑,自萧卓得剑之后不久,便发觉剑中已蕴有一点真识,有生成剑灵之兆。

    萧卓第一次带萧毓回昆仑之时,那剑中之灵已有自主意识,还曾与幼时的萧毓、宁青筠说过话。

    只是,当时它尚在剑中,并未化形而出。

    邵珩收回天机剑,放心的同时,也讶然不已。

    沈元希同样如此,与邵珩一起对萧卓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剑中蕴有真识,是剑灵形成的前提。

    但要想如眼前这般与常人无异的剑灵模样,那么与其血脉相连的剑主修为也需通天彻地,且剑道造诣极高,方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个剑灵“萧卓”,与真正的萧卓容貌上没有差别,连身为其侄女的萧毓和石爷爷、胡婆婆也不能凭外表看透真假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剑灵实际上等同于萧卓的一尊化外分身,只是有自主意识,

    此时,真正的萧卓在万里之外的存微山,但剑灵却可无恙的出现在昆仑之内。应是萧卓得知有人来昆仑闹事,但自己无暇分身,才让剑灵来此。

    邵珩甚至怀疑,萧卓是否已和太微真人一样,达到了炼虚合道的境界。

    其余人知道不是敌人后,也都心头一松,只是每个人心中想起那个以萧卓名义截杀各世家以及笑浪山庄的人,不由面上神情均多少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那剑灵自菁木上收回目光,就见周围包括石爷爷、胡婆婆在内的人们都陷入某种诡异的沉默,眼珠一转便结合先前偷听到的谈话猜到了他们的心思。

    青华剑灵嘴角微翘,这个表情在熟悉萧卓的人看来无比怪异,尤其是萧毓见自家一向严肃的叔父露出这等神情,心中颇有几分荒诞之感。“啧啧,刚说清楚身份,就又生怀疑。哎呀,难为我大老远飞奔回来,就怕我们大侄女儿受了外人的气。结果,倒是惹得自己一身不痛快。”剑灵故作叹息道。

    其余人被剑灵戳透心中所思,如邵珩、沈元希是一笑了之,冬青做了个鬼脸,欧阳楠面上讪讪,萧毓和宁青筠对视一眼,并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剑灵叔叔息怒。”萧毓首先笑道:“您也知道眼下各地都为这事声讨叔父他,您这模样连我都有分辨不出,更何况那些外人?对了,叔父与您离山数年,怎么一点音讯也没有?”

    剑灵似笑非笑地看着萧毓,懒洋洋道:“没去哪啊?东南西北都绕了一圈,从极北到南海,从东海到连云山脉深处,我于剑中沉睡,只知你叔父他在好像在寻什么东西。这次,他去存微山也是巧合,是有事要寻太微掌门相商,半路上得知了莫名其妙背了黑锅,可把你叔父气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别多想了,我能独自行动,也只是这一个月左右的事,怎么可能是你们口中的幕后黑手?更何况,剑灵初化形虚弱无比,似这小丫头都能一指头就戳倒我。出事之时,我与主人远在南海之外,直到前几日才返回神州大陆。”剑灵摊了摊手说。

    “前辈不必再说,我们已信了前辈。”邵珩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剑灵饶有兴趣地打量邵珩。

    “剑灵之躯最是纯净不过,若染有血气,再怎么掩藏,怕是也藏不住。先前发觉前辈时,只觉一股再凛然不过的剑意扑面而来,有如此剑意者,又怎么会是截杀各世家的真凶?再者,你若是心怀不轨之人,就算是青华先生的剑灵,想来山主也绝不可能放你进来。”邵珩起先是太过惊讶,此时细细一想自然明白这些。

    青华剑灵含笑点了点头:“果然不负你身上那精纯的星辰剑意。”只是说到一半,青华剑灵忽而神色怪异:“但还是不应该啊?啧啧,我当时只略微靠近了一分,你虽然已是剑心通明之境,但也不可能那般轻易就察觉到我的剑灵之躯?莫非你的剑有什么特殊不成?”

    邵珩听他说话,下意识举起天机剑。

    青华剑灵一眼看去,立即断然道:“不对!不是这把!”

    他上上下下打量邵珩,最终停留在邵珩眉心处竖着的那道浅浅印记,目光顿时一瞠。

    青华剑灵眼神迅速在邵珩和菁木之间转动了一个来回,神情一瞬间变得极为复杂,与石爷爷、胡婆婆初初看见邵珩时的神情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青华剑灵刚想说些什么,突然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了一下,双目一瞬间失去了神采,好似失魂一般。

    “剑灵叔叔!”萧毓见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等众人有所反应,青华剑灵已重新站稳,睁开了双目。

    冷傲如孤空寒月的目光一瞬间洞穿了所有人的身体,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,令人几乎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只这么一眼,就令所有人都察觉到,如今操控剑灵身躯的人,才是真真正正的萧卓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,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