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篇 第三十五章 公冶丙的真面目

作品:《飞剑问道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我爱中文] http://www.52zw.com 更新最快!

    秦云顺着正门入内,很快来到前庭院。

    前庭院大的很,一株大树下,有石桌石冶丙悠然坐在那,石桌上有一酒壶放在一小火炉上温热着,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冷了,小火炉中炭火烧的通红。

    公冶丙面前放着酒杯,还有一碟花生米。

    “来,坐。”公冶丙笑吟吟看着秦云。

    秦云眉头微皱,扫视了眼周围,他能感应到这陈园内早就被布置下阵法,不过他还是来了!一是对自己自信,相信这公冶丙布置的阵法肯定远不及朝廷在郡守府的布置。二是父亲的生死,令自己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“公冶郡守,我到了,我爹呢?”秦云走过去,平静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公冶丙却是亲自给秦云放了一酒杯,拿起旁边的酒壶,给秦云倒了一杯酒,酒水还泛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这天挺冷的,喝一杯热酒,舒服。”公冶丙笑着道。

    秦云却没碰。

    可瞥了一眼酒水,却发现酒水颇为浑浊。

    公冶丙也不以为意,给自己又倒满一杯,悠然喝酒:“这是街边卖的浊酒,便宜的很,还记得我年轻时,最喜喝着这浊酒,灯下读书。当时我娘子便在一旁陪着我,为我热酒,为我倒酒。”他又拿着一花生米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秦云就这么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我娘子死了,被我杀死的。”公冶丙低声叹息道,“谁让她发现了我的秘密呢?只有死人,才最能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的没错,只是经常想起娘子。”公冶丙放下酒杯,“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吗?”

    秦云冷然看着他:“发现你的秘密,你便将你妻子杀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公冶丙笑起来,“不谈我娘子了!你不是很好奇,我为什么要对付你秦家?要对付你么?”

    “是,很好奇,我自问和你公冶丙之前无冤无仇,甚至都不相识。”秦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公冶丙点头,“之前是不相识,我对付你,是因为一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宝物?”秦云皱眉,“还真是为了宝物。”

    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    这天下间为了宝物财物而丢了性命的太多了,没想到自己秦家遭到的麻烦,也是因为宝物。

    “是何物?”秦云已经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“一瓶血液。”公冶丙说道。

    秦云瞳孔一缩,冷声道:“还真是因为这血液,之前九山岛主派遣三头魔仆袭击我,我略有些奇怪,就只当他和水神大妖师徒情深。可后来连金霄大妖都来对付我,我就觉得不对劲了。金霄大妖出了名的桀骜,让金霄大妖心甘情愿偷袭郡城内一修行人,大妖魔什么时候都这么重情了?可那两次袭击,我只猜到应该不只是仇怨。却不知他们是为了何物。墨台家族来找我,便是为了这一瓶血液。我就猜,九山岛主派手下来是不是为了这一瓶血液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猜测,如今你也是为这一瓶血液。”秦云点头,“看来它真的很特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公冶丙微笑点头,“将它交给我,你爹可以活命。否则,你爹马上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秦云冷声道:“这一瓶血液可以给你,不过,一手交人,一手交货。否则你宁可毁掉它。”

    公冶丙看了看秦云,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!”公冶丙轻轻拍拍手。

    从后面有两名守卫走了过来,正压着被锁链绑缚着的秦烈虎,秦烈虎嘴里还塞着布,他看到秦云,顿时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一瓶血液呢?”公冶丙询问。

    秦云从腰间乾坤袋内取出了那一灰色瓶子,这次来之前,他早有猜测,甚至暗中早就取下极少许血液,打算暗中查明。

    “拔开瓶塞。”公冶丙开口。

    秦云点头,拔开了塞子。

    公冶丙立即一缕精神渗透进灰色瓶子,感应到瓶子内部浩浩荡荡的犹如一条小河流的血液量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童男童女心头血。”公冶丙心中暗惊,“得多少童男童女的心脏啊,水神师侄两百多年的积累,怕是两三成都在此。难怪九山师兄想要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是它了。”公冶丙开口笑道,说着他起身到一旁抓过了秦烈虎。

    秦云也塞上了瓶塞。

    “一手交人,一手交货。”公冶丙开口。

    “一手交人,一手交货。”秦云也道,他也谨慎的很,操纵着天地之力裹挟着那灰色瓶子朝公冶丙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公冶丙见状,这才一推秦烈虎,秦烈虎立即朝秦云跑过来。

    秦烈虎跑过来。

    瓶子飞过去。

    秦云、公冶丙都在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秦云在救父亲的时候,根本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当父亲到了近处,秦云连身影一闪到了父亲身边,伸手一抹,铛铛铛!绑在父亲身上的锁链尽皆被切割断裂,跌落的一地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公冶丙也是伸手抓住了灰色瓶子,立即放进了怀里,脸上笑容也灿烂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走了吧?”秦云看着公冶丙,这陈园内布置有阵法,秦云还是想着将父亲送回去。要对付公冶丙,现在并不是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走?”

    公冶丙又走到那石桌旁坐下,端着酒杯,瞥了眼秦云,“你们又能走到哪里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。

    哗~~~

    整个陈园忽然有幽暗光芒亮起,仿佛无形黑暗笼罩了整个陈园,秦云的精神感应也被限制在陈园内,无法感应外面了。

    “云儿,小心点。”秦烈虎也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坐在那的公冶丙端着酒杯,眉头微皱:“阵法激发才发现,你竟然已经突破到先天了?之前却从来没发现呢,你是之前隐藏了实力。还是最近刚突破?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动手?”秦云看着他。

    公冶丙悠然一笑:“我为什么杀死了我的娘子,因为,只有死人才最能守秘密。所以,你们还是当个死人吧。就算你实力有所突破,还是得当个死人!我公冶丙要杀的人,一旦动手,就从来没失手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一翻手,手指尖出现了一朵红色花朵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红色花朵陡然旋转着飞出,飞出的同时,哗哗哗,一片片花瓣分离,带着奇异轨迹,从不同方向绞杀向秦云。

    这些红色花瓣划过长空时都让空气撕裂,速度快的留下一连串残影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秦云却能感应到,这一朵红色花朵分解的同时,除了分散成诸多花瓣,还有肉眼不可见的‘花粉’弥漫在空气中,迅速侵袭过来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幸好时刻维持天人合一,秦云连操纵天地之力阻碍那些花粉。

    而花粉也自然传播到了远处之前押送秦烈虎的两名守卫身上,两名守卫顿时身体一颤,连喊道:“郡守大人,救命,救……命……”他们喊着喊着,眼睛就瞪得滚圆,跌倒在地,一动不动了,已然被毒死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只有死人才最能守秘密。”公冶丙瞥了眼那两名亲卫,“今晚见到那瓶血液的,知道我和秦云见面的,全部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咻咻咻!!!”

    秦云一挥手,一缕剑光闪烁。

    在半空中一瞬间‘十线’闪过,将那一片片花瓣都打的飘落在远处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见状的公冶丙,叹息一声:“剑仙还真有些厉害呢。”

    他身体陡然发生了惊人变化。

    变成了全身有着红色鳞甲的人性怪物,他肩部都有黑色尖刺冒出,眉心部位更出现了血色花瓣图案。并且炽热的暗红色雾气从他体表自然弥漫开来,这人性怪物鼻孔呼吸都是喷出那炽热的暗红色雾气,双眸目光都带着邪恶,饶有兴致看着秦云:“我的娘子,发现的就是我这个秘密啊,现在,你们也发现了。”